Single

密室活动(二)剧情与规则汇总


花园宝藏—密室系列2—《悖论(paradox)》

date: 2021-07-11 09:00:17

规则

研究清楚规则是解出谜题的第一步,所有规则问题已经详细写出
【【本次活动无官方参与,总投资达30000蔷薇币以上(仅由工作组自己筹备),筹备时长前后达两个多月,工作组非常用心的为大家准备了此次活动,望大家积极参与,活动pv将于近期发布,与解题相关,请关注】】
【活动时间(一轮)】:2021年7月(11)12日 上午9:00—十二棋手选出
【活动时间(二轮)】:2021年7月,具体时间依选手待定
活动内容(划掉)文案:
“在完美的犯罪者面前,侦探只是苛刻的点评者罢了。
我们之间的这盘棋,是不是该下完呢?
什么?你还是不相信吗?我,就是你啊
正义算什么,造一个就是了
摸棋走棋,落子无悔
……
不要浪费棋子了,将军吧。”
活动奖励:
1.主线第一名,即第一个到达决斗尾声的参与者(1人)5000蔷薇币
2.十二棋手(共12人,6人一组,具体内容 详见任务&规则第二条)
2.1 胜组(6人)每人1000蔷薇币
2.2 败组(6人)每人500蔷薇币
3.first blood(1人)—第一个解开首个谜题并进入相应房间的参与者 奖励:1000蔷薇币
4.whatever blood:主线每道题目首个解出者,获得500蔷薇币
【5.隐藏剧情:???,奖励???】
6.漫天花雨:随机发放 总额2000蔷薇币,以活跃度等作为一定标准
以上奖励皆可叠加,奖励于活动后统一发放
任务&规则(重要!!!):
本次活动的房间仅含一部分,即主线部分,特别的,对于前12名进入尾声的参与者会添加额外环节,具体内容详见2
以下内容请务必仔细阅读:
0.活动基本规则同上一期密室活动,调动一切信息进行房间密码的搜查或推理,以正确地输入密码进入新房间为目的,除去彩蛋和尾声共有六道主线题目,特别的,尾声将调整为决斗尾声,具体内容在后面几条中
1.主线房间的房间名称为“主线1,主线2…”,房间设定为上锁且显示人,密码有且仅有以下几种
一.汉字密码,仅含中文简体汉字
二.数字密码,仅含0-9的数字串,请将最终答案保留整数
三.字母密码,仅含a-z的字母,请仅填写小写字母
四.其他密码,将会给予一定的填写提示
【活动开始前5分钟公开 主线1 密码,10分钟后解除主线1上锁状态,在此之前请于准备室等候密码发布】
【2.关于决斗尾声(十二棋手)】:
2.1 身份发放:当进入尾声(决斗尾声)时,机器人会自动记录名次
<请注意,对于十二棋手,会随机抽取几名进行随机几个关于密码的问题的询问,若大多问题不会(包括但不限于多个问题以“猜出来的”作为理由)或长时间(据情况定)不回答,将取消名次,因此请确保每一道题目有大体思路推出,不要靠分享密钥获取奖励>
2.2 身份内容:身份分为黑白两组,每组六人,依次为:黑王,黑后,黑车,黑象,黑骑士,黑兵;白王,白后,白车,白象,白骑士,白兵,身份随机分配,bot将于十二人分配完后公开阵营,即黑、白两组。
2.3 附加活动内容:本二轮活动共有十四道题目,题目答案符合以上四种规则,一道题目为一回合,取最先做出的参与者所在组为本回合获胜组,可进行一次攻击(仅此轮有效),具体方法会在后期培训会上介绍
理论上十一回合内可决出胜负,但防止因观众导致的废题以及其他可能发生的状况,将留有十四道题目
以下是攻击规则:
棋子大小:王>后>车>象>骑士>兵,但特殊的,兵>王但小于其他任何棋子
且兵在奇数回合收到保护,即在奇数回合中兵在被攻击时大于任何棋子,但请注意,若在奇数回合用兵进行攻击,无保护规则(即攻击除无骑士的王以外的棋子时,仍会死亡)。
类似的,王在骑士存在的情况下不会被杀死(即骑士存在,兵杀不死王,且攻击时会被反杀死,但王主动攻击兵仍会死亡),所以每个棋子死亡方式有很多,请谨慎分析
但是,默认对子规则大于一切,即在任何情况下,相同棋子互相攻击全部死亡
若攻击的棋子大于被攻击的棋子,被攻击的一方死亡。反之攻击者死亡,若棋子大小相当,则同时死亡。特别的,王主动攻击时会立刻暴露身份(即立刻公之于众)
以上所有死亡信息会公开而双方对决的棋子不会公开(即知道哪方死亡但不知道具体死亡的是什么棋子,当然本组肯定知道),死亡的棋子仍可以解题来为组内争取攻击机会,但是将不能攻击或被攻击
以下是获胜条件
1.一方王死亡则立刻结束(不包括王对掉了王),王死亡的一组为败组
2.若双方王对掉,则以最先将对手棋子清空的一方为胜组
3.若在双方只剩王的情况下或在最后一次攻击双方都死亡的情况下(双方只剩一人且大小相同),解出下一题目的一方获胜
2.4 附加活动时间:届时将统计每位棋手时间,在短期内选择时间,以少数服从多数原则进行确定,如果因事无法到达,可进行身份转让(组内或组间不允许)并向工作人员说明,若未进行身份转让且不到场或转让身份者不到场,工作人员将不予负责(不到可能产生的后果:较大的棋子无法去击杀对手;少一人进行解密,以上只做参考)
2.5 其他:届时任何用户皆可来围观,但会进行白名单方式的禁言处理,请勿以弹幕形式进行<题目答案>的讨论/提示,如若发生则进行黑名单处理,本题作废,请大家自觉维护秩序
【十二棋手决出后将会进行答疑与培训,届时可自由提问】
3.本次活动不对售卖提示,公开讨论,团队合作等行为做任何限制【(若在任何人可以看到的地方<直接>发布答案,包括但不限于论坛,资料卡,任务,弹幕,将进行一次警告,二次将取消获得奖励权力)】。如果出现大量参与者长时间卡关,将于弹幕给予适当提示,届时请关注
4.对于在线时间不超过50小时的用户,默认不可获得任何形式的奖励,如在决斗尾声时发现两人为同一用户不同帐号,将对其奖励取消,以顺位原则添加十二棋手,请大家自觉使用一个帐号参加活动,谢谢理解
5.活动开始前,如果有任何对规则有疑问的用户,可以向@上杉绘梨衣询问,看到会尽量回答(qq:3551001649,花园不一定看得到,在大house群/iirose二群里@我也可以)。活动一旦开始,将终止除了必要的询问以外的一切回答,请勿重复询问,如骚扰工作人员或语言无礼,将取消活动资格
活动参与方式:活动当天进入房间即可
策划:上杉·绘梨衣
谜题: 琴声 上杉·绘梨衣
文案:上杉·绘梨衣
主持/裁判:上杉·绘梨衣 诚心正意
bot支持:春风萧落
画师:小奋青
pv: 风间苏苏
金钱支持:诚心正意(3w), 明日(2k)
Good Luck


准备室公告

一点预备知识:凯撒加密移位
不同于凯撒移位,凯撒加密移位可以自己设置密码,规则为自定义密码的最后一位往后顺延字母,跳过已出现字母。
不难发现自定义密码里不可以有重复字母。
例子:
自定义密码:dog
需要破解的密码:oiqmiai
译文:believe
原理如下图
abc defghi jklmn opqrst uvwxyz
dog hijklm npqrs tuvwxy zabcef
以上内容不进行答疑
黑城堡密室活动第二季《paradox》将于本周日(2021年7月11日)带着很多惊喜内容与大家见面,大家有没有想念我们的侦探呀?
主线1的密码将在准备室和弹幕发布。
活动开始前,欢迎大家来这里等待、讨论。


正式内容

《壹》

“那么,就是这里了…”,你缓缓推开铁门
这是一家废旧的工厂,从外面看就像是一堆废铁,附近荒无人烟,最近的村庄也要徒步十公里,你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会选择这种地方来对决,你深知这是一场鸿门宴
“侦探,你好,我们又见面了”,熟悉的声音从眼前昏黑的房间传出
…….
几天前,当你再次捡起那封信的时候,你突然想到那些给你错误暗示的门,自己家中会不会也存在呢?
这并不困难,你循着记忆找到了那扇门本该在的位置,可惜的是,那里只有白色的墙壁,连墙粉都宣召着这里很久以前便是如此
作为侦探,你自然会继续检查,没想到当你拍了墙壁一下后,成片的白膜掉落,赫然呈现的是那一扇门—梦中的那扇门,可是,那真的是梦吗?
你这次小心的打开了它,里面是你从未见过的光景,这简直就是一间监狱—铁栏,木桌,椅子,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
你借着房间外面的光摸索,桌子上有一枚棋子,那是国际象棋中的白王,当然底下合情合理的压着一张纸条,漂亮的花体,靓丽的蓝墨水,你的大脑一片空白
…….
你这次实在懒得和他废话,把身子俯成弓状,缓缓的掏出手枪,抬手就向声音的方向射去,子弹带着你压抑许久的怒火,咆哮着奔向黑暗
砰,这是子弹与金属相撞的声音
“侦探,你还是那么冲动,不妨低下头看看吧”,声音已然来自其他方位
你不自觉的低下头,胸口上有不少红点,你倒吸一口凉气,那每一个红点后面的狙击枪足以把你杀死,你犹豫了一下,最后缓缓的收起手枪
“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谈问题了”,那个人冷冷的说,四周的灯光瞬间亮起
那人这次戴上了面具,你虽然很不能理解为什么他还活着,但是你可以肯定的是你在这里不可能杀死他。你看向四周,狙击手不知道在哪里潜伏,钢筋混凝土中唯一有生气的便是你和那人中央的木桌,以及桌子上那副国际象棋
“和你谈什么!你触犯的法律足够让你在监狱里一辈子!”,你内心实际是想借势跑路,如果没有赢下这场对决可能意味着你只能和真相一起葬入坟墓,而活下去才是解开谜底的唯一途径
“A fronte praeclpitium a tergo lupi”,那人说出了一串古老的语言
“什么?”,这对侦探来说显然不是必修课
“拉丁文中的谚语,意思是悬崖在前狼群在后”,那人淡淡的环视了四周,“侦探,从你进入这扇门开始,你已经没有退路了……”
题目:
兵:
大漠孤烟,刀指千军万马
长河落日,箭离百寂归墟
萧索处,狼哀鸣,绝罅地,楚歌啼
十面埋藏,英勇难敌
注释:前两句纯属于意境描写,与题目无关,此题请结合剧情分析,勿主观结合历史
背景音乐:https://music.163.com/#/song?id=419485660
密码:destiny
(命运)

《贰》

“……你本来有机会抛弃真相,平稳的度过接下来的日子,但是你还是选择了探寻真相。造化弄人,多么讽刺啊”,那人缓缓的继续说
“你能找到这里,那封信你想必也是看过了的。既然你自认为正义,那就执白方吧,我们之间的这盘棋,便用真正的棋子来决定胜负吧”,那人说到这已经坐在了椅子上,手中握着黑王
“赢了,我保证不会让你再见到我;输了,我们就应该谈一谈其他的事情了”,他把黑王摆到皇后一旁
你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,也跟着坐下,你注视着那黑白相间的棋盘,以及那不知用什么材料做成的棋子,你拿出在房间里找到的白王,放到棋盘上,你现在的一切似乎被那人精细的算到
你抬手将王前的兵前进两格,棋子落下的声音格外响亮
“这么保守的开局吗”,你能感觉到面具后面的脸在笑
你国际象棋水平并不低,凭借你的推演能力,认真起来与国际选手尚可一搏,既然那人了解过你的资料,却还是选择拿棋子来决定胜败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—他有必胜的把握
黑兵对上了你的白兵,你本以为他那么骄傲的人会用西西里防御
“其实我很好奇,你是怎么完成上一次表演的,你几乎骗过了所有人”,你没有落子,而是抬起头,开始从他嘴中套话
“其实很简单,让你昏迷后拖到一个同样布置的房间就行”,那人没有拒绝回答,他脸上是经典的福克斯面具,面具勾勒出的笑容在你看来那么嘲讽,“或者说,也可能本身就在你家中所进行的”
显然他并没有说出重点
题目:
象:
鬼迷神疑,侧目千疮百孔
纵横交错,遥途光怪陆离
终局破,人影去,棋子落,阴阳定
九宫八卦,一处天机
注释: 棋局终破
本题密码为 字母+数字,且字母大写
密码:L9

《叁》

“该你了,侦探,我们才刚刚开始”,那人摆了个手势,示意你继续下棋,与此同时,音乐再次响起,你想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地方还有这样大功率音响,但有些事情远比这个要让人费解
熟悉的《1812序曲》,你看着这幅场景,甚至以为自己在和v字仇杀队的v下棋
王翼弃兵,古老的开局被你搬上了棋桌,这是一种比较激进的打法,为了快速进攻不惜将王空出来
“那我的记忆?”,你试探的问了问
那人要拿棋子的手僵了一下
“侦探,修改记忆的方法太多了,为什么一定是清空呢”,他接受了弃兵,“比如,放一点错的记忆比清空方便多了”
你的手颤抖了一下,完美的逻辑链似乎被这一根稻草压碎,但是你并没有表现出惊慌,而是立刻重建逻辑链
象被拖到与兵齐平的位置,你在为王车易位做准备
“侦探你还记着书房里我所说的吗”,那人拿起了皇后,“我没有办法对你造成伤害,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呢”,他把皇后放在手中把玩
“因为你就是我?”,你不解,之前的经历让你发觉自己根本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症,如果要说的话,眼前的这个人反而更像一个患者
“看来侦探你还是不明白啊”,那人摇了摇头,似乎有些遗憾,他终于落下了棋子,落到了你早就预想好的位置
“check”,他淡淡的说
(“check”在国际象棋中意味将军)
你把王平移开,王车易位再也无法实现
短短几步,对面像稳步求胜的猎豹,你却像一条拼命时的饿狼
“你的话破绽太多了”,你突然说道,那人微微抬头
“不,这不是破绽,你讲的话本身就是一个悖论…”
题目:
骑士:
青铜御座,捷赢百鸟朝凤
雄心壮志,奈何无常天命
铁骑扫,天下惊,孤城弃,战火熄
横笛一曲,何日归期
注释:伟大的战役,题目中已经提出了问题,请结合剧情回答,谜底为汉字和数字混合
密码:12月6日

《肆》

“哦?那我洗耳恭听”,他把骑士前的兵推到你象的口中,来换取这条线路的突破
战争一触即发,你毫不犹豫的吃掉了兵,神情好像吃掉了那人的一块肉
“虽然我不是医生,记忆清空修改这些我也无法检验可行性,但是有一点我比较疑惑,定向修改或清空记忆的前提是你知道这些记忆是什么吧,大脑的离散型存储不可能让你通过简简单单的时间,地点就可以批量删除或更改,我自认为自己目前的记忆除了不连续以外还是很正常的,这便说明修改我记忆的人最基本的是要精准知道每一份记忆….”
那人没有否认,跳出了王翼的骑士,你在说话之余出王翼骑士捉皇后,后者立刻退到兵前,你在推理的时候大脑格外清晰,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下每一步棋,对面速度和你一样快,啪啪的落棋声甚至要掩盖你的说话声
猎豹的进攻总是不留一点差错,但饿狼也并没有落下风
“…..而能做到这一点的,只有可能是我自己….”
那人连贯的动作僵住了,此时你虽门户大开,也多丢了一枚象,但是几乎已是全军出动,凶狠的威势让即使多了几个子的黑棋也难以打破,你下的极为凶狠,大胆,但是如果对方抓住机会,你亦会还无反手之力。可你知道,他已因为你的话而僵住
“….别紧张,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我,过去的我不会有我的记忆,未来的我如果修改了我,那就是另一个悖论了”,你说完这些话的时候,无论是棋局还是现实,你似乎都已反客为主,你顺势继续将后翼的骑士跳出,想用快节奏和语言压制对方
不知道是不想说话还是无话可说,那人将王翼的象飞出,企图对掉你的车
“所以,不如告诉我吧,到底对我做了什么”,你现在满脸堆笑,却全是充满杀机的笑,你几乎没有低头,手中摆弄骑士向前捉后
对方拿后吞掉你的兵,直逼后翼车前,落子的那一刹,整个棋盘似乎都跳动了一下
题目(此题往后不以诗歌为题):
车:
这是一个日期,以下是一种表示方式
附图
密码序列:
4 5 50 10 32 56
(无移位加密)
密码:cotnto

《伍》

“侦探,好好看看这盘棋吧,你已经没有机会赢了”,那人声音极其冷漠,丝毫不受你的影响
那人说的并无道理,对方王保护的很好,在损失数多棋子的情况下,你确实很难取胜,而且现在的许多棋子被控制,可以说是十面埋伏
你放弃棋子,走出了象,对方不敢吞掉,否则你后面的骑士可以立刻依靠将军抽子扳回优势,他谨慎的拿象吃掉了车,准备对子
这对你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,但是总比没有强,你目光落到王上,正准备拿起来吃掉象。因为面具的缘故,你无法得知对面表情的变化,你想那一定是冷冷的笑容吧
你抬起了手,就在这时,大铁门再次被推开,你无法想象还有人能找到这种地方
你看到死神般的红点立刻锁定到了门前,这也让你大概判断出了狙击手的位置
你和对方同时将目光从棋局上移走
你感到来人不是对方的人,但是你也知道这不是自己的人—没人知道你来到了这里
“先生们,很抱歉没有敲门,不过这么热闹的棋局为何不叫上我呢?”,响亮的男音,来的人缓缓摘下脸上的面具(避免混淆,后文称前文男人为神秘人,其余代词或称呼皆为新来的男人),你不由得战栗,当你看向神秘人时,你发现他隔着面具的脸似乎在抽搐
你们都因为同一件事—那个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
你怒骂了一声,拍着桌子站了起来
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!?” “你怎么来了?”
你和神秘人几乎同时喊道,你看到神秘人举起了手,似乎随时要向狙击手下命令
“先生们,我想你们的棋局一定很僵持,我只是想来观战而已,还请包容”,那人一副彬彬有礼,他脱掉手套,欲和你握手
这个动作无法令人拒绝,你也伸出了手,“果然是和福尔摩斯一般的侦探啊”,那人紧紧握住你的手,丝毫没有在乎你们两人长相相同这件事
紧接着,他又去握神秘人的手,“莫里亚蒂也不及先生啊”,“这是在夸奖我吗…”神秘人脸似乎在抽搐
(福尔摩斯(日译:小室泰六)和莫里亚蒂皆为柯南道尔笔下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中人物,两人为宿敌)
“你们接着下,我就在旁边看着,不说话”,那人微笑了一下,站到棋桌旁
你立刻投入状态,不过这次没有想着走王,而是将先前王路的兵向前一推,再弃一子
来人笑了笑,这是他趁握手时低声说的走法,你能感觉到这人不简单
更关键的是,这个不简单的人在帮你
正如其人一般,一颗棋子改变了棋局,哪怕只是最小的兵
题目:
后:
enjoy the music
密码:joker

《陆》

神秘人有些惊讶,但送到嘴边的肉不吃白不吃,他立刻吃车将军
每一步都在你的掌控之中
《1812》演奏到了高潮,但曲子并没有让你对面的人振奋,他已经保持一个动作十分钟了,这是黑棋最后的挣扎,耀眼的灯光下黑棋几乎化为一团,而白棋是那么的高贵、纯粹和孤傲
“check”,这次开口的是你,你不惜用后引离,算起来你比对方已经少了半数以上的棋子,但是毫无疑问,胜利已经向你倾斜
对方上当吞后,你能感觉对方水准在这次打搅中下跌
你知道福克斯面具下的那个人已经不可能赢了
“check”,你又说道
神秘人沉默良久,看了看来的那人,又看了看你,再看向棋局,叹了口气,最后抬手推倒了王
(国际象棋有一条不成文原则即推倒王认输)
旁边那人鼓起掌来,“精彩,先生们!精彩!”,他的笑容看上去一点也不虚伪,“可惜我没有二位这么高强的棋技,和你们下棋我连献丑都谈不上”
赤裸裸的嘲讽,是对你说的,毕竟神秘人并不知道,但是你心服口服
突然那数道红线再次锁定了你
“我想我们该兑现诺言了,我相信你是一个诚实的人”,你这次根本不在意那些象征死亡的点
你能感到神秘人在颤抖,他抬起手,却又缓缓放下,最后摆了摆手,红线立刻消失
你伸手拿起白王,“拿这个做纪念不介意吧”,神秘人欲言又止
你知道他这就算默许,将棋子放入口袋,走到门口,后来的人跟在你后面,似乎也顺手拿了枚棋子,“希望不会再见到你”,你远远的对神秘人说
“还有,别拿激光灯当狙击手使了,早就看出来了”,你又补刀
走出废弃工厂,你感到一阵轻松,你梳理了一下思路,整个事情像完美的棋局呈现在你脑海中,即使不再深查你也知道了真相,但是….
还有一颗棋子你没有计算在内,而在残局中,越小的棋子反而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!
而这颗棋子,赫然就在你身后!你感到一只手,已经摸上你的肩膀
题目:
王:
open your eyes
此题密码无任何限制
(如果找不到自定义密钥,那么就想一下你走过的关卡吧,这一切,都是命运吧)
密码:バグ

《尾声(决斗尾声)》

“侦探,我想这件事可以结束了”,那人突然上前,拍了拍你的肩膀,显然他对发生的一切并非一无所知,你感到后背一阵冷汗,阴影笼罩住了你
做事精细,善于伪装,如果这是敌人的话….
“我知道你对我身份的好奇,不过,这些真的没有那么有必要”,那人似乎看出来你的心事,“活着总是最重要的,不是吗?”,他还是那平和的语气
“你刚刚说到我们像是福尔摩斯和莫里亚蒂”,你低着头,“可是对于福尔摩斯来说,真相远远比生命重要”,你抬起头,“最后一案中,福尔摩斯和莫里亚蒂一起掉入瀑布,莫里亚蒂死了而福尔摩斯却神奇的活了下来,除了作者被读者逼迫有意安排之外,还有一点你知道是什么吗”,你目光炯炯,脸色却平淡如水
那人沉思片刻,摇了摇头
“是正义,正义啊,大部分小说里活下来的终究还是正义,在这场对决里,我就是正义的一方吧”,你似乎在思索什么,手中掏出白王,棋子造工精致,纯白色的棋子此时在手中有了几分厚重感
“不”,那人第一次失去原有的礼貌,“活下去的是作者的意志,如果一个人对于意志无用了,那他也该被作者写死了”!
你陷入了更深的思考
“如果我们像福尔摩斯和莫里亚蒂,那你像是谁?”,你突然问道,“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予帮助,你像华生,对吗?”
那人大笑了几声,那是得意的笑,他用不能再平淡的语气回答了你:“华生?这种小角色怎么会是我?”,他脸色一凛
“如果一定要说的话,我算是柯南道尔吧”,说着他从衣服中拿出顺手拿走的棋子
你瞪大双眼,仿佛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,而你的脑子嗡嗡直响
“柯南道尔….柯南道尔”,你低喃,声音却有些颤抖,“只是…棋子吗?”
那人点点头,在你看来,那人的脸部已经看不清了,“只是棋子吧…”,他张开了手掌
你感到眼前有点模糊,在不省人事前你看到了那人手中的棋子
那枚棋子在你混乱的视线里是那样清晰
那是….黑王
密码:flowerdance
(密室系列2—《悖论(paradox)》完,后续内容请关注密室系列3—《复仇(revenge)》,前十二名请继续根据指示准备附加活动)

隐藏剧情可去 忘乡 寻找线索

番外:《赌局(gamble)》

“我说过他不会输给你的”,男人掏出打火机,在废弃的工厂里弥漫起烟雾
“要不是你来,他那拼命的下法一会就没用了”,说话的人带着福克斯面具,抱着双手,还将脚搭到了桌子上,丝毫不在乎棋子被震的跳来跳去
男人坐下,吐出一口烟,“我们清算一下账吧,都这么多年了,下一次再见可能就是地下了”
“随便你,反正早晚都是一死”,面具人还是摆出那副惬意的姿势
男人随手掏出一把左轮手枪,“只有一发子弹,老规矩”,他猛地吸了一口烟,又惬意的吐出来
“喂喂喂,我可是刚受伤啊”,面具人说着还撩开衣服,左胸前有一个枪伤口,被草草的包扎,看上去刚刚添上的,带这种伤进行转盘游戏确实不合适
“他们但凡有一个人知道你的心脏在右边,你都死了九回了”,男人一脸惋惜
“行了行了,我就舍命陪君子好了”,不过你输了的话我们的账就一笔勾销,你不能再留我”,面具人把腿放下,伸手把枪推倒对面,“我受伤了,你先来”,他手握枪头,把枪推到了男人面前。棋子散乱在桌子上,仍留有几分对弈时的余温
男人叼住烟,娴熟的旋转了一下弹匣,银色的弹匣反衬出桌子上的棋子――少了黑王白王的棋子,随着转动在灯下波动,音乐也由《1812》变为了黄金三镖客的主题曲,男人嘴里的烟差点飞出来
“把你那破歌关上,吵死了”,男人拿枪托敲了敲桌子,音乐很快停了下来
“你说我们像不像黄金三镖客呢,你是bad,他是good,我是ugly”,面具人打趣道,“但是我本来可是bad啊,不过那个侦探倒挺惨的,吃着火锅唱着歌……”
(黄金三镖客主人公为bad,good,ugly,意思分别为坏人,好人,小人)
“停停停,我对你的冷笑话不感兴趣,我们先完成我们的游戏,到时候你要是愿意我一枪把他崩了都成”,男人再次用枪托敲了敲桌子
面具人立刻闭上了嘴,做了个请开始的手势。男人拿起了枪,丝毫不犹豫的对自己右胸开了一枪,这样不会致命――如果谁中了枪,他们都会把对方送到医院
男人惬意的吐出一口烟,“该你了”,说着把枪甩到面具人面前,银色的手枪甚是好看,面具人盯着里面反射出的自己好一会
啪嗒,又是空弹,面具人的表情自然无法得知,但是他的手似乎刚刚抖了一下,只有他自己知道后背已经湿透,虽然无关生死,但中枪的话滋味一定不好受,更何况还不只是一发子弹的赌局
面具人把枪从桌子上推过去,男人又是毫不犹豫的一枪――没有子弹
当面具人在拿起枪的时候,汗水以可见的速度在往外渗透,他让自己的手尽量不颤抖,他感到世界没有了声音
啪嗒,空枪,随着撞针装空的声音响起,他感到世界的声音似乎突然涌入,他的精神也回到身上,但后背早已湿透,看到对面的人舒服的继续抽烟,他感到有点不对劲,但是说不出来,因为那人一直都是神经大条的人。不过这种放松的样子无疑给面具人很大的压力,面具上的笑容现在看来似乎有点惨淡
一半的概率,男人似乎有点认真了,“你紧张什么呢,命数天赠。如果待会我中枪,别忘带我去医院”,男人话音未落已是反手接过左轮对着自己右胸开了枪
面具人没有看到他倒下,这发还是空枪!
“这事就这样了吧,我输了”,面具人想逃过那一枪的痛苦
“不,我的朋友,如果刚刚中枪的是我呢”,男人摇了摇头,一根烟似乎也快被抽完,刚刚桌子上棋子被震落不少,可惜都是白子
男人把枪推了过来,“规则是不会变的,开始吧,我会把你送到最好的医院”
面具人眼神突然一凛,抄起枪对准了男人,“先生,你的遗言?”
这一幕是如此让人感到熟悉,面具人感到左胸的伤口隐隐作痛,脑子里不由得想起那个人
过了好久,男人终于把只剩头的烟放下,“原来你真的要背叛我”
“我有什么办法,这么多年了,我永远只是一颗棋子,或者说只是你笔下的一个人物,你要我做什么,我就必须做什么!外人看我们情同手足,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!”,面具人咆哮着,用颤抖的手按下了扳机
啪嗒,没有硝烟,没有火光,没有鲜血,面具人从空的弹道里看到了男人的脸,是那么的平和,安详,他将打火机开开关关,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
“我没想一定和你争个两败俱伤,但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你会背叛我”,男人又点上了一根烟,“多的话不说了,在下面等我吧”,说着不知从哪里变魔术一样掏出一把新的手枪,精准的射中了面具人的右胸
血花飞出,将桌子上剩余不多的白色棋子染成诡异的鲜红色
面具人带着满脸的惊讶,缓缓的瘫到了椅子上,然后滑倒了地上
男人冷笑了一声,叼着烟走了出去
面具人挣扎着用最后的力气将地上一枚棋子握到手中,慢慢合上了那双透着不甘的眼睛
“侦探,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了”
“我阻拦过你,但我真的是身不由己啊”
“你和我不一样,我知道你不会只当做一枚棋子的”
“提示我留下来了,希望你还能回来看到吧”
“如果不是宿敌的话,可能……可惜再也没有如果了”
……
“其实我也想过要做…正义的朋友”
外面下起了小雨,冲淡了所有痕迹,只看到一点星火,忽明忽暗的向远方移去
而被血染上的棋子,此刻也因为鲜血氧化而变为了黑红,在灯光下的黑色棋子似乎在嘲笑那不再洁白的污色
黑王被重新摆上了棋桌,白王却不知去了何方…
(密室系列番外:《赌局(gamble)》完)

感谢制作组…!

文章转载至花园[id:5ebc50a9ed67d]雾雨花精灵的汇总

策划:上杉·绘梨衣
谜题: 琴行 上杉·绘梨衣
文案:上杉·绘梨衣
主持/裁判:上杉·绘梨衣 诚心正意
bot支持:春风萧落
画师:小奋青
pv: 风间苏苏
金钱支持:诚心正意(3w), 明日(2k)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